产品分类

产品搜索

新安煤业公司矿山测量队:当好矿井探测的“千里眼”

2019年9月28日,从山东能源枣矿集团新安煤业公司传来喜讯,于2017年3月开始施工的南翼回风巷,历时两年半时间实现安全顺利贯通,比预期提前5天完成,施工长度2635米,水平误差20毫米,高程误差为零,工程质量优良。

“能够达到如此高精准度贯通,多亏我们有一双清澈明亮的‘千里眼’。是他们提供的精准施工路线图,给我们的掘进工作指明了正确的方向。”负责贯通掘进施工的掘进二区区长赵富国说。

被赵富国称为“千里眼”的就是该公司名不见经传、不被人熟识的矿山测量队。

据了解,该矿井南翼回风巷位于3煤2采区南翼及4采区的东段,北为部分未开采煤柱区域及孟口断层,东为3131工作面采空区,西至34采区-650水平大巷,南为风氧化带界面,中部穿过34采区冲刷异常区,分别由掘进一区和掘进二区两支掘进队从下段和上段相向施工,于中段拐弯后40米与下段实现相向贯通。

“贯通测量导线周长为10300余米,这在枣矿集团也属少有的特大型贯通,而且还是相向贯通。这对我们测量来说是个巨大考验,弄不好,会“穿袖子”透不好,甚至可能出现透不了的情况。”2017年3月,分管测量的地测科副科长邸伟自我加压,动员测量队的所有成员要打起12分的精神,尽最大努力把测量偏差控制到最小。

在工程施工期间,新安煤业公司地测队的7名干部职工每天坚守在测量一线,共设7秒级基本控制导线和15秒级采区控制导线站数394站,井下导线独立测量3次,闭合导线周长10300余米,平均边长104米,总距离达40900米。

测量工程师巴新伟是该公司的第一位工程测量工学学士毕业的大学毕业生。参加工作24年来,他一直从事地测专业技术管理工作,也是该工程的主要技术负责人。从制订测量方案、预算贯通误差、检校测量仪器,到现场组织测量、上井后整理和计算数据,他都全程参与、精准把关,绝不允许有丝毫差错。

巴新伟总是这样要求测量队员,“我们在测量中的差之毫厘,到了实际施工中可能就是谬之千米。因此,从我们测量队开始,人人都要当‘显微镜’,要精之又精,准之又准。”

据测量组组长景洪浩介绍,在实际测量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都被一一克服了。测角误差是影响贯通测量精度的主要因素,特别是31辅助轨道下山段坡度变化大,高低起伏大,无法布设长的导线边;-392水平车场至矿井南翼回风巷上段拐弯多,实际巷道边长短,达到20米左右,严重影响测角精度;为了符合7秒级控制导线精度,他们需要“拉长”导线边长,在长10000多米,落差300多米的控制导线上,他们不知来回跑了多少趟。贯通测量路线经过-300轨道大巷、-430水平车场、-550轨道下山、-650轨道下山、-392水平车场等十几个巷道地点,因为风大,给司仪、觇点的精确对中造成极大困难,队员们就想法找来旧风带,挡住风口测量。运输轨道需要同时服务生产,他们就在巷道安全硐室中等候,趁运输的间隙抓紧测量,经常连等带测每天作业需要十几个小时。

2012年参加工作的测绘专业大学生孙乐,是测量队中年龄最小的。尽管初出校门不久,但是对施工现场的质量标准却胸有成竹。工程施工用线大了还是小了,巷道帮部“胖”了还是“瘦”了,“明”了还是“暗”了,基本上逃不出他的眼睛。

在测量队工作7年间,孙乐每天跟在师傅后面“偷偷学艺”,后视要保持线绳纹丝不动、记录要准确同时统揽全局、司仪要规范高效、前视砸点要安全合理……每次下井,他都背着十几公斤的测量设备往掘进迎头跑,往条件最艰苦、难度最大的岗位上站。他知道,前视测量是把握工程质量最关键的环节,而质量就是工程的“生命线”。通常在前视测量时,根据激光,他三锤就可以把点线砸到全站仪十字中丝的位置。无法使用仪器看线时,他就用眼睛快速穿线,在他的眼中哪怕是头发丝大小的偏差,都会放大去追究、校准。

“每次看到自己的测量结果,给现场施工人员带来便利,感觉所有的付出都是有价值的。”孙乐说。

该公司掘进副总工程师、山东省劳动模范赵伟曾这样评价矿山测量队:“矿井每项工程施工前都少不了测量队员的身影。他们用奔波的脚步、精准的眼睛标注的基准线是我们工程施工的标尺。他们才是背后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返回我的煤炭网,查看更多
sitemap

新安煤业公司矿山测量队:当好矿井探测的“千里眼”-股票-幸运时时彩首页-平台首页